受益一生的9個小習慣:先干起來,你就贏了90%的人

2020-09-04

設計一個焦慮的“籃子”


生活中,我們經常容易因為某些問題而感到焦慮。

小到一次任務的表現,大到對未來的不確定性,對職業發展、生涯規劃、工作和家庭的迷?!T如此類。

這些問題往往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。但如果讓它們充斥在大腦中,又只會徒增壓力,對生活造成干擾和影響。

正如我曾經講過的:許多時候,令我們感到疲憊不堪的,其實是充斥在腦海里、一直沒有得到解決的念頭。

它們擠占了大量的認知資源,導致我們的“前臺資源”枯竭,難以處理手頭的事情——這就構成了心理上的疲勞。

如何緩解這個問題呢?

一個有效的辦法,就是把它們全部裝進一個“籃子”里,告訴大腦:我已經把它們都記下來了,無需再去牽掛。從而,把它們從后臺釋放出來。

具體而言:

1、每天設定一段“焦慮時間”,專門用來思考這些會引起你焦慮的問題??梢栽O定在中午、傍晚,以30分鐘為宜,不要在睡覺前。

2、任何時候,當你腦海里閃過一些可能令你焦慮的問題,立刻把它記在筆記里。告訴自己:我已經把它記下來了,現在先不管,到時再一起解決。

3、等到了“焦慮時間”,就拿出這份筆記,按照上面記下來的問題,一項項去思考。

這里也要注意兩點:

1)可以著重去思考“我可以做些什么,來降低不確定性”;

2)可以參照 徹底攻克焦慮,這里有一份全指南 中寫到的“焦慮環”,來試著重塑自己的認知。

4、時間一到,立刻把你所有想到的東西記下來,寫在每一個問題的后面。如果已經成型了,就安排到待辦事項里面,分配一個時間去行動。

這個方法可以起到兩個作用:

1)把自己跟負面念頭隔離開來,最大限度減少它們對你生活、工作的影響和干擾。

2)通過給予自己“我能夠掌控這些念頭”的控制感,來對沖不確定性所造成的失控感,從而降低焦慮程度,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“如何解決”上。


警惕“時間黑洞"



你是不是經常感到:這一天好像沒做什么,就不知不覺結束了?

事實上,很大的可能,是你的時間都被兩個“時間黑洞”吞噬了。

哪兩個呢?微信上的同步對話,以及漫無目的的網絡瀏覽。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:在不知不覺之中,讓你的時間一點一滴流失,而你毫無察覺。

當你跟同事或朋友在微信上一來一往對話時,你實際上是什么都干不了的。

為什么呢?

你的大腦需要不斷在對話-工作中切換,每一次切換到工作時,都需要至少幾秒鐘的時間重新進入狀態 —— 而在這短短的幾秒內,新一條信息又過來了。

于是,重新讀對話,組織語言,再重新切換狀態……

不要小看這幾秒鐘。大量的“幾秒鐘”堆積起來,就足以讓你的一整天變得一事無成 —— 而大腦無法覺察到這一點,因為它一直忙著切換狀態,它會認為這一天“非常充實”。

所以,我有一個很多年來的習慣:除非我現在就想聊天,否則,我一定會要求對方把事情一次性講清楚,發過來,等我的工作告一段落時,再集中一次性回復所有信息。也就是“化同步為異步”。

這個方法看似毫無技術含量,但實際上,它也許是最有效、又最容易被忽視的時間管理技巧了。

當然,這種方式對對方也有很高的要求。如果對方是你的領導,要求你有求必應,那也許就不一定適用了。

這是第一個時間黑洞。而第二個也非常常見:

有時候,我們只想查一個問題,但一個個網頁打開,往往就身不由己,等到意猶未盡地關掉網頁,才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小時、一小時。對這個問題,我常用的方法就是“設定邊界”。

什么意思呢?非常簡單。我會緊緊扣住我想查的問題,每瀏覽一個網頁,都問自己:我現在看到的這些,跟我想了解的問題有什么關聯?

如果有,就打開筆記寫下來;如果沒有,就立刻關掉。

等這頁筆記已經足夠完善,足夠幫助我解答這個問題的時候,我就果斷結束“瀏覽”,讓自己進行下一階段的工作。




用分段工作來休息



最好的休息是什么?

不是什么都不干,也不是看視頻、刷信息流,而是讓大腦去做“不同的事情”。

舉個例子:我的工作臺里同時有好幾個項目。做課件、錄課程累了,我就整理一會推理小說詭計;整理累了,我就寫一會軟件教程和使用心得;寫累了,我就梳理一下最近讀的書,檢視和翻閱知識卡片,為新文章和新產品尋求靈感……

實在不想動腦了,我就看一會紀錄片,讓大腦放空一段時間;或是整理文件,整理書架,做做家務……積累一些微小的成就感,給大腦一些刺激,幫助大腦回血。

實際上,當我們覺得“疲勞”時,往往不是真的累了,而是大腦的后臺積累了太多的“垃圾文件”。

可能是跟當前工作相關的信息,可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,可能是各種各樣零散的念頭……

所以,切換到完全不同的工作上,就相當于清空了后臺,迫使大腦把注意力從舊情境轉移到新情境,從而起到刷新工作狀態的目的。

這些不同的工作之間,差異越大越好。比如:創作性的工作(寫文章、做方案、錄課程),最好跟整理性的工作(對已有信息的加工)安排到一起;

數據性、分析性的事務之間,最好穿插一些能啟發和激發想象力的東西。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放松大腦。

也許有人會問:為什么不徹底讓大腦休息呢?因為,除了深度睡眠,大腦實際上是不存在“休息”的。

無論你是專注還是發呆,大腦的耗能都非常穩定——大約是人體總能耗的20%。

也就是說,只要你清醒著,大腦就是時刻在高速運轉的,區別只是在于所激活的網絡不同而已。

所以,真正的休息,不在于讓大腦停轉,而在于自主的、有意識地引導它,使用不同的網絡,從而激發出最優的效率。


提出問題時帶上解決方案



這是我對團隊伙伴的基本要求。

工作和項目里,一定會遇到不夠好的地方,隨時提出來是對的。但是,一定不要只局限在提問題本身,而是要多走一步,想一想:

這個問題從我視角來看,癥結可能是什么?我可以做些什么來盡可能解決它?

為什么呢?很簡單。提問題是一件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事情。一個簡單的思維技巧是:你能看到的問題,其他人很大概率也能看到。

那么問題為什么還會存在呢?往往就是有其“結構性”的原因——而不是誰手一揮,問題就沒了。

所以,只有當你把思維轉換為“解決方案”時,你才能看到更多你在“問題”本身上面,所看不到、想不到的東西。

這其實就是強迫自己把視角往整體、系統的方向去遷移,而不是只盯著一個點,見木不見林。

生活上也是一樣的。我有一個多年的習慣:絕不會把我的時間,在抱怨問題上面浪費哪怕一秒鐘。遇到任何一個問題,我都會遵循這樣的步驟來思考:

1、這個問題重要嗎?

重要進入2,不重要就不用管。

2、我可以做些什么,來試著解決它?

能想到解決方案,立刻去做;想不到,進入3。

3、我可以做些什么,來增進對它的理解,更好地把握問題的全貌,以尋求解決方案?

如果有,安排時間去做;如果沒有,把它丟入“焦慮籃”里,待有空的時候再去思考,或是向別人請教。

記?。褐惶釂栴}是沒有價值的,只有當你的思維開始轉向如何解決時,這才是真正有效的建設性意見。


思考問題時,先放上數據



大腦有一個缺陷:

我們思考問題時,總是下意識地喜歡走捷徑,把印象深刻的、容易想起的、比較熟悉的事物,拿來當成證據,從而扭曲了對真實世界的認知——這就叫做“啟發式"。

舉個例子:你覺得國內目前人均收入是多少?一個生活在北上廣深的人,跟生活在三線小縣城的人,答案會一樣嗎?一定不會。因為他們的圈子不同,接觸到的信息不同,故而被塑造出來的“啟發式”也不同。

所以,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?合理的做法,不是依賴于“我身邊的人”,也不是依賴于“常識”,而是依賴于數據——查一查統計局的數據,用它們來修正自己的直覺。

同樣,當你作出任何判斷、提出一個觀點時,不妨先退一步,想一想:我想說的這句話,有沒有數據可以支撐?

這就要求我們,在平時的生活里,多去收集和積累數據。

比如國家統計局的宏觀數據,各行業的報告,各機構、高校的調研和統計,都可以有意識地收集起來,有需要時再去查詢。

這可能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,但也唯有如此,才能使我們的心智世界,更加接近真實世界,從而做出更理性、更全面的判斷。


表達事實而非夾帶情緒



生活中大多數問題,都是溝通問題。而大多數溝通問題,又往往源于什么呢?溝通雙方的不透明度。

很多人的毛病就在于:你不知道對方是怎么想的,但很容易把自己的思維代入進去,從而產生一些也許根本不切實際的念頭,令自己陷入負面情緒之中。

心理學上有一個有趣的現象,叫做“透明度錯覺”:幾乎每個人在溝通時,既會高估自己對對方的揣測,也會高估對方接收信息的效果。

簡而言之:我們總會認為“對方一定是這樣想的”,也總會覺得“我講得夠清楚了,對方一定明白”—— 但事實往往不是這樣。

所以,一個簡單有效的方式,就是在思考和溝通時,強調事實而非意圖揣測。比如:

舊模式: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?

新模式:你上次在全員大會上,對我的方案提了一個比較尖銳的問題,讓我感覺不太舒服。

也就是說,用“情境 - 行為 - 感受”的溝通模式,替代掉你對對方的揣測和判斷,把事情攤開來講清楚。

無論是職場中,還是生活里,這都是一個極其簡單而有效的做法。

這樣,可以最大化雙方的透明度,讓彼此都能夠知道“我們在談什么”,從而獲得更高的共識,避免誤解像滾雪球一樣不斷疊加、強化。

要知道,“透明度錯覺”還有一個有趣的結論:傳遞信息越清晰的人,整體上的快樂程度也越高。

為了讓生活多一點共識、少一點誤解,盡可能讓信息的傳達,更清晰,更透明。


做好行動筆記


我在以前的文章里,提出過一種生活方式,叫做“實驗式生活”。

什么意思呢?就是把生活當做一場實驗,多去接觸新的可能性,并針對每一種可能性,做好觀察、記錄、思考、總結和復盤,來豐富和完善自己的生命體驗。

這其中,非常有效的一個技巧,就是去做行動筆記。

舉個例子:當我接觸到一款新軟件時,哪怕我暫時用不上,如果它很有特色,我也會想辦法摸索一番。

與此同時,做一頁針對這款軟件的“行動筆記”,記下它的優缺點、使用體驗、功能特色、適用的場景、可以優化的地方,等等。

一次試用過程,短則半個月、一個月,長則幾個月到一年,我會在這段時間內,充分去挖掘它的特點,碰到一切值得記錄的東西,隨時記下來,豐富這一頁“行動筆記”。

久而久之,這些行動筆記,就會構成我對這個領域寶貴的經驗積累和思考。不僅停留在這款軟件上,還可以幫助我增進對新產品的理解和思考。

同樣,無論你是培養一個愛好,學習一項技能,還是接觸一個領域,都可以去做“行動筆記”。

可以參考下面這個格式:

我在哪一天、什么樣的情境下,嘗試了什么樣的行動,得到了什么樣的結果,從中我思考了什么,有哪些經驗可以提煉、遷移出來。

像這樣,保持對自己行動的觀察、思考和反思,保持思維的敏感性,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事情。

它不但可以把你學習的成果可視化、具現化,讓你看到自己一步步的提升,更可以幫助你不斷豐富生命的體驗,讓自己獲得充實和滿足感。


永遠追求“有所不同”


人在成長的過程中,最需要避免的是什么呢?是陷入了舒適區不可自拔。

也就是說:當你覺得一切都非常順利,行云流水,特別舒服的時候,也許就要警惕了:你很可能只是在重復自己已經非常熟悉的事情,而沒有絲毫的進步。

畢竟,學習和成長,一定是困難的——它相當于在你已經熟悉的模式里,更換掉其中一環,讓你感到不舒服,再通過訓練,讓你習慣新的模式,習慣這種不舒服。

因此,當你感到舒服的時候,也就意味著一切都是舊的,缺乏新的挑戰和未知。

所以,無論做任何產品和項目,我都一定不會停留在重復,而是想辦法給自己營造一點不同。

舉個例子:每一期智識營,我都會稍微改變一些舊模式,加入一些新東西——可能是新的延伸閱讀,可能是社群運營的模式,甚至可能是對內容的調整(今年在考慮繼續優化,出一個新的大版本)。

只要它依然還有“更新”的空間,我都會想試一試,讓每一期都有所不同。

同樣,哪怕是做一些已經非常熟悉的項目時,我也會刻意換一種實現方式,盡量避開已經非常熟悉、經驗值封頂的路徑——這才能更全面地理解自己的能力邊界,再有針對性地突破它。

有時候,刻意地繞遠路,也是一種“必要的冗余”,它可以從另一個角度,給你已經固化的思維系統一個全新的刺激,從而產生新的、不同的應激反應,來強化和提升你的反脆弱性。


記錄生活


我有一項堅持了20年的習慣:記錄下生活中一切有意思、有價值的事情。

從紙質筆記到數碼筆記,從簡單的子彈筆記,到表格、模板和結構化,不同的形式換了很多種,但作為核心的“每日生活記錄”,萬變不離其宗。

這樣做的目的,不是所謂的量化生活、給自己的每一天打分,也不是為了積累寫作素材,而是為了把握住每天的生活,讓自己能夠清晰地看到:我是如何度過這一生的。

如果你覺得目前的生活太單調、無趣,我會建議你:不妨先從記錄生活入手,再有意識地、主動地去尋找和發掘生活中細微的趣味,讓自己能夠直觀地看到每一天的收獲。

可以是今天發生的新聞,可以是讀到的有趣的觀點,可以是工作上的小突破、小成就,可以是突然閃過腦海里的靈感和點子,也可以是想去的地方、想體驗的事物……

正是這些事物,組成了你的每一天,也構成了你和世界的聯系。

畢竟,生命這么長,要好好地活,不要錯過美好。


來源 L先生說(ID: lxianshengmiao)

聯系我們
360搜索鄭州營銷服務中心 河南三百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聯系電話

4008-588-360

聯系地址

鄭州市高新區中原廣告產業園3號樓6層

點擊咨詢

欧美rapper高清头像_我被3个老汉伦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